[周边县市]青 花 罐-社旗县人民政府

admin
管理员
19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1
  • 发帖数36923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经验80115点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日本鬼子的铁蹄踏进南阳城不久,魔爪便伸到45公里外的宛东名镇——赊店镇。
 这赊店镇古称赊旗店,民间俗称赊店,因东汉刘秀在此赊酒幌为帅旗兴兵而得名。兴于明代,至清代鼎盛时,已发展成为地濒赭水,北走汴洛,南船北马,总集百货的豫南巨镇。全镇72道街,商号林立,店铺密布,人口达13万之众,享有天下店,数赊店之美誉。镇内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山陕会馆,馆前有一条距今300余年古香古色的瓷器街,60多家商户经营着全国各地的瓷器产品,满街瓷山瓷海,五彩缤纷。四方客商云集,互通有无,昼夜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,是当时中华有名的瓷都之一。
 日本鬼子进赊店镇那天,老天爷似乎也不乐意,天空灰灰朦朦,零星的下着小雪,凜冽的北风呼号着,把挹爽门楼上悬挂的膏药旗也吹得凌凌乱乱,一面斜插的膏药旗被风刮得快要掉下来似的,在那曲卷耷拉着。门楼前,稀稀拉拉的人群,手举着膏药旗,口中不时喊着欢迎,欢迎的号子,算是迎接鬼子的到来。这时,人们才发现,还没见到膏药旗,镇上的驻军几天前就不见了踪影,镇公所的几条快枪也藏匿了起来。就这样,日本鬼子一枪不发,像进自己家门一样,进驻了赊店镇。
 驻扎镇上的日本鬼子头目叫山本一郎,其父亲山本太郎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博古专业的毕业生,酷爱中国传统文化,对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崇拜至极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日本谋图中国东三省时,就一家老小随军迁徙到了东北。山本一郎长在中国东北,自幼受其父亲的熏陶,耳濡目染,渐渐地也爱上了博古业,长大后,曾回国深造几年,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至爱,达到了痴迷的程度。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,会做一桌地道的中国菜,刚一接触,谁也看不出他是日本人或是中国人。山本一郎被征入伍后,随侵略军进入关内,一路搜刮、劫夺瓷器、字画等古玩,源源不断地送往中国东北和日本本土。这些珍品奇玩,有的送到日本关东军部,有的献给了日本天皇,山本父子多次受到日本关东军部和天皇的嘉奖。
 几天来,人们眼见来镇上的日本鬼子头目山本一郎,年纪轻轻,戴着一副深度的近视镜,见人彬彬有礼,斯斯文文,不像传说中凶神恶煞的模样。常有事没事到瓷器街转游,左看看,右相相,好不悠闲自在。又听老人们传说,日本人的祖先在中国。如今,看到山本一郎鼻眼、肤色和我们一样,语言又相同,觉得没有啥可怕的。一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恐慌和不安,瓷器街依旧热闹着,店铺照常营着业。
 一天,山本一郎身着便装,信步来到瓷器街中间,一家店号博盛轩的店前,见店内摆满各式各样的瓷器,琳琅满目,流光溢彩,煞是惹人喜爱。店老板长袍马褂,白脸净子,鼻梁上戴一副金丝眼镜,更衬得温文儒雅,文质彬彬。此时,正一手拿着书本,另一手捧着紫砂茶壶,端坐在柜台后看书,一副优雅、休闲之态。看到这,山本一郎身不由己的跨入店里。老板见有客人进店,连忙站起说,客官,来啦。这一声问候,把山本一郎愣在那,好熟悉的声音,仔细端详,山本一郎脱口喊到,中汉君。这一声喊,把店老板也喊呆在那,四目相视稍顷,二人一齐上前拥抱起来,同时喊了声,老同学。接下来,二人自然是相互问长问短,互道别后之情。原来,这店老板姓章,名中汉,祖籍山西省,明末清初,赊店镇开埠时,祖上便举家迁到镇上经营瓷器。经过章家几代人的苦心操劳,至中汉这一代,已是店铺连间,货盈满库,富甲一方了。章中汉自幼聪慧伶俐,勤学上进,具备可塑之才,高中一毕业,其父花巨资把他送到日本留学,正好与山本一郎同班,二人年龄相当,趣味相投,不久便成为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章中汉的父亲担心儿子的安危,一连发信催促其回国,章中汉只好中断学业,回到赊店镇,帮助其父亲打理店铺。二人相隔几年,今日在赊店重逢,分外高兴,格外亲热。章中汉激动地拍了下山本一郎的肩膀说,走,上刘秀酒楼去,咱兄弟俩喝几盅。山本一郎也动情地说,好,几年不见,今天我们喝个一醉方休。
 酒醒后,章中汉的头脑也清醒了许多,心里想,日本鬼子来镇上几天了,在这个时候,日本老同学突然到来,不会有什么好的事情。想归想,碍于多年同窗的情谊,不得不热情地陪同山本一郎游玩了赊店镇72道街、山陕会馆、火神庙、水旱码头等景点。此后,二人形影不离,宛如亲兄弟一般,隔三岔五又相聚几次。后来,山本一郎亮出了真实身份,提出让章中汉干赊店镇长和维持会长。开始,那章中汉是一万个不答应,但是,经不住山本一郎的一再威逼,章中汉无可选择,无法推脱地干上了赊店镇的镇长和维持会会长。白天催粮,收捐,晚上帮山本一郎研究瓷器,凑空还和山本一郎一起到唐河、泌阳,方城等地收集、劫买瓷器等古玩。有一次,在一家瓷器店,山本一郎看中一个瓷器要拿,老板舍不得给,正在争执中,跟在山本一郎身后的鬼子兵不由分说,端着长枪呼的一声,上前把老板挑了,溅了章中汉一身的血。缓过神的章中汉对山本一郎说,你这瓷器可染着人的血啊。山本一郎不屑地说,你们中国古玩行不是认为沁血的古玩避邪吗。说完哈哈大笑起来,抱着瓷器一走了之。这件事情后,街坊邻居实在看不上眼,背后骂道,这章家不知哪辈祖宗造了孽,生了这样的不肖子孙。这话传到章中汉的父亲那,老汉一口气上不来,过世了。办完丧事,章中汉背负着骂名,照旧跟着山本一郎。有一天,章中汉的儿子在背诵一首杜甫的诗《春望》,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……。山本一郎听到后,立马加以制止,并对章中汉说,今后不能背这样的诗。章中汉说,儿子小,不懂事,背着玩的。
 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,日本鬼子进驻赊店镇将近一年了。一天,山本一郎把章中汉叫到刘秀酒楼上喝酒,半酣时,山本一郎说,中汉君,我们是老朋友了,不应该有所保留,你我这些天忙乎不少,可没有搞到啥稀世珍宝。据我掌握,你家藏有一个元代的青花罐,你一直对我保密,为了我们的友谊,你应该把它献出来。章中汉说,是有一个,那是我家祖上的传家宝,连镇上的人都很少见到啊。山本一郎说,你已成为日本的良民,为了效忠日本天皇,你也应该把它献出来,还要动员其他店主献宝。张中汉思忖半天,咬了咬牙说,行,但是,我要求在公开场合献宝。山本一郎说,这好办,后天是大日本皇军进驻赊店镇一周年,我要开庆祝大会,你好好组织一下,会上你带头把元青花罐献出来。章中汉说,好,一言为定。说罢,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 庆祝大会在山陕会馆前广场如期召开。会场主席台上摆放一溜铺着军毯的桌子,后面会馆琉璃照壁上扯挂着一面膏药旗,周围墙上贴有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之类的标语。不时也有店主送来一些青花、粉彩之类的小器物,摆放在主席台上。山本一郎正襟危坐在桌子当中,抿着小胡子,喜滋滋地等待着章中汉献宝。不少街民也赶来凑热闹,都想一睹章家的镇店之宝——元青花罐的天姿神韵。将近十点了,还不见章家人来,人们不免有些着急,开始议论纷纷。山本一郎也一脸愠色,显得有点不耐烦了。正在人们翘首以待之时,从南面瓷器街来了一行人,只见章中汉走在前面,一身将要出门的打扮,头戴一顶新礼帽,身着崭新的深蓝长衫,脚蹬一双圆口新布鞋,快步走来。紧随身后的四个人抬一货架,上有一块大红绸布遮盖一物件,不用猜,就是那元青花罐。不一会,那青花罐像出嫁的姑娘一样,摆放在了山本一郎的面前。
 一阵鞭炮声后,庆祝大会正式开始,先是山本一郎大讲一通中日友好,中日亲善,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之类的话,接着章中汉在一片嘈杂声中,说了些恭维日本人,效忠日本天皇的话,最后压轴戏是揭开红绸布,亮出元青花罐。揭布前,山本一郎说,中汉君,你来揭吧。章中汉说,还是你来揭吧。山本一郎说,我们共同来揭吧。也不待章中汉回答,山本一郎就急切地站了起来,正了正军服,脱下白手套,小心翼翼,恭恭敬敬地去揭红绸布,不知啥原因,揭到罐口处,怎么也拽不掉。此时,只见章中汉上前一步,扯起红绸布,猛地一拽,只听轰地一声巨响,那元青花罐连同山本一郎、章中汉一齐飞上了天,爆炸声炸得人群四散,庆祝会开成了爆炸会。有一块弹片飞向会馆照壁,炸碎了一个琉璃饰件,至今还残缺那。事隔多年,古镇人对那天爆炸的事记忆犹新,心有余悸。饭后茶余,街民们多为失去元青花罐而可惜,更多为章中汉的舍身义举而惋惜,都为炸死山本一郎而高兴,说他命该如此,死有余辜。
 岁月不居,光阴荏苒。瓷器街历经大半个世纪的沧桑,依旧保留基本完整。近些年,赊店镇为再现历史文化名镇,对瓷器街进行了整体修葺,还在瓷器街口建立个瓷器博物馆。开业庆典那天,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庆典快要结束时,来了一位外地客人,说要捐一个青花罐。工作人员连忙找到馆长,出面接待了这位客人。见到老馆长,这位客人自我介绍说,我叫章义举,家住武汉市,祖上曾在这街上经商过,那一年,炸死日本鬼子的事,是我爷爷干的。馆长说,小时候听大人说过此事,知道有一人连同青花罐与日本鬼子俱焚了。章义举说,实际上不是这样,当时,我爷爷为了祖传的元青花罐不让日本鬼子抢走,那天抬去的是一个赝品。真正的元青花罐,按照爷爷的安排,随我们一家老小,在头天晚上搭乘一南下商船,顺着唐河、汉水到武汉隐住下来。几十年来,我们一家人历尽艰险完整地把它保藏着。老馆长说,这个元青花罐经历战火、动乱,能够完整保存至今,真是不易啊。我说个信息你听一下,2005年英国伦敦佳士得拍卖行,曾将一个鬼谷子下山元青花罐拍了2亿3千万元人民币。我看你这个青花罐,发色纯正,图案清晰,罐胎标准,和那个青花罐外观、大小差不多,如果是真品,那可价值连城啊,你要好好考虑考虑。章义举说,我考虑过了,无偿捐献给你们。父亲去世前曾对我说,义举呀,这祖上传下的青花罐,是我们章家的命根子,你爷爷为它把命都搭上了。我大病在身来日不长,已经不能回到赊店了,以后,你遇到合适的机会,把它送回赊店,它属于瓷器街,定要交给赊店人。我今天来,就是要把这个元青花罐捐献给瓷器博物馆,了却我们章家几代人的心愿,要说到钱,我能千里迢迢跑来找你们吗。几句话,说得老馆长流出了两行长长地热泪。
 第二天,老馆长和章义举一起,携带着这个青花罐到郑州、北京等地找多位专家鉴别,确定是元青花罐真品。回来后,当地政府又举行了捐献仪式,一时,章义举无偿捐献元青花罐的事迹,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事后,这个元青花罐便收藏在了赊店镇瓷器博物馆,成为镇馆之宝。
1楼2014-08-04 01:54回复
回复贴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