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民间故事]方城民间故事—桃花庵里桃花开

方城吧
博士生
9
  • 粉丝6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2932
  • 个人主页
  • 经验7678点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  • 原创写手
方城县有个独树镇,镇北10公里处有座小顶山,又称黄石山,盛产黄石砚,也是道教圣地。山上修有道观,山腰至山顶有二十多个道教建筑群,素有南大顶(武当山),北小顶(黄石山)之称。山陡石奇,涧幽水秀,山青树古,天然氧吧,是旅游观光朝圣的绝佳去处。小顶山山南有两道沟岔,在这两道沟岔交汇处有片肥沃的土地,这里就是民间传说中的桃花庵遗址,现仅保存下来当年的一块青石楹匾,上书“桃花庵”三字,成为人们追溯那段历史的物证。地北是茫茫林海,地南有条清澈的小河,老金堂隔河相望,唐代书生张才墓就在那里。豫剧《桃花庵》,就是根据发生在这里的尼姑妙善和书生张才的爱情故事改编而成的,剧作家把这出戏的地名给定格到了江南,也把时间也改成明朝洪武年间。不过,戏就是戏,艺术原本就高于生活,自然无可厚非,但故事情节大致相同。尼姑和书生的那段风流事通过艺朮家们精彩地演艺,弄得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可老金堂唱戏,从来不唱《桃花庵》!为啥?他们说是对先祖张才的大不敬,个中原由,还得从头说起。


话说在唐朝时期,唐王李世民大兴佛学,举国上下,到处建有僧尼的道场,一寺对一庵,星罗棋布,蔚为壮观。在小顶山山脚下有片桃林,桃林中坐落着一座尼姑庵。阳春三月,桃花庵南边河水缓缓流淌,清澈见影,周围桃花烂漫,蜂飞蝶舞,清净幽雅,好似西王母的瑶池仙境一般,庵堂被师太取名曰“桃花庵”,是个颂经念佛,修身养性的好地方!


话说这桃花庵中有个带发修行的女子,年方十八,俗家姓陈。陈家乃书香门弟,陈姑娘天资聪慧,从小受父熏陶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,堪称女中魁元。隋灭唐兴,举家死于战乱,孤苦伶仃,蓬头垢面,沦落街头,幸被桃花庵老师太静雲收留,赐名“妙善”。从此,青灯黄卷,颂经念佛。


三月三独树镇龙泉寺起庙会,她随师太前去镇上化缘,路过茶楼前看到一位身穿兰衫,头戴公子帽,浓眉大眼高鼻梁的白脸书生,年纪与她不差上下,貌似潘安,风流倜傥,一表人才。


书生也在偷眼上下打量她,但见她身虽穿粗布僧衣,但掩不着与生俱来的婀娜多姿的身材,她不施粉黛,却有一种勾人魂魄的清丽,好似仙女下凡,宛如貂蝉再世。


二人不约而同的四目相对,竟然一见钟情。


且说这位书生姓张名才,一十八春,老金堂庄人,他父因病早亡,留下偌大的家业,由他继承。府上有家郎院公,丫环婢女,良田百顷,骡马成群,高宅大院,相当阔绰。他过着衣来伸手,饭来张开口,衣食无忧的优越生活。整日里苦读文章,研习诗词,有朝金榜提名,步入仕途,光宗耀祖,来成就一番事业。


他刚娶妻窦氏,新婚燕尔,小俩口恩爱缠绵,共沐爱河。


张家虽离桃花庵不远,但却素无来往。原来,张才不知自已祖上与僧道有何过节,祖训中有一条“不交僧道,免招不祥”之说,所以不近僧道,有情可言。


今见姑姑子长得如花似玉,比起娇妻窦氏来更让他入迷。花心的书生张才色迷心窍竟忘了祖训,上前搭讪套起近乎。


张才上前施礼问道:“小师父,小生这厢有礼了!我问你德号上下怎称呼,在哪修行落的脚?为何不在佛堂念弥陀,你来独树逛大街是为何?”


“阿弥陀佛!”释妙善宣一声佛号,还礼道:“出家人不打逛语,释家弟子妙善 ,在桃花庵念佛修行,今随师父化缘至此!”


“幸会!幸会!桃花庵与我庄毗邻,小生张才怎么没有见妙善师父?今日相见真是有缘!”张才转身对自家小郎吩咐道:“小郎!快把包中银两取出来,我要给桃花庵的妙善小师父,捐个供养!”


小郎遂将包袱中的两锭白银取出交给主人。


张才手拿两锭白银递到妙善手中,顺手摸了妙善的玉指,释妙善如触电一般,心跳加速,俊秀娇美的脸上腾地浮现出一片红雲,霎时间红到了耳根!


她双目含情手拿银两,娇滴滴地答谢道:“阿弥陀佛!施主慈悲为怀,妙善在此多谢施主了,愿菩萨保佑您鸿运当头,四季平安!”


张才如此慷慨解囊,竟将两绽白银施给妙善,美人见之动情。心想:“我陈氏女身入佛门,难断七情六欲,要是能与此公子结缘,以身相许,终身为伴,也不枉奴家来世一遭!”


正在她心神不定之时,静雲师太正巧赶到,见她化得两锭白银,喜上眉梢,开言道:“妙善呀,为师化了半天斋,未见有人施咱一个铜板。看看还是徒儿有两下,竟化得两锭雪花银,够咱庵堂供养多日。徒儿给为师说说你是从何化得的?施主是谁?”


妙善将银两转交给师父,指着书生张才回答道:“就是这位施主!”


静雲师太道:“阿弥陀佛!施主,贫尼这厢有礼了!咱们毗邻,桃花庵有您这位大善人,真是佛祖显灵,以后您可要上俺庵堂去坐呀!”


张才目不转睛地盯着妙善看,听到师太讲话,连忙答道: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!”


“施主,贫尼和小徒告辞了!”那静雲师太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,不想让释妙善惹下尘埃,拉了一下徒儿转身离开茶楼地面。


妙善跟着师太走时,一步三回头,含情脉脉望张郎,似有话说,欲言又止,羞羞答答让人入想非非,这张才的魂被多情的姑姑子勾了回去。


张才看到她一步三回头,不由心想:“莫非这小佳人叫我三更半夜去幽会?哇噻!知我者,妙善也!人不风流枉在世。我今晚就去桃花庵,野花比那家花鲜,人死石榴下,作鬼也风流!”想到这,吩咐小郎道:“小郎,今天是三月三正会,回去告诉你家夫人就说:今晚大爷要在这独树街自家店铺逗留一晚,明日便回,让她不必挂念!”


小郎告退回府,张才信步向龙泉寺庙会走去。


是夜,风轻云淡,月朗星稀,桃花庵一片宁静。


陈妙善思起春无法入眠,披纱衣站门外左右顾盼,盼只盼她的郎快来相见。三更鼓刚敲罢桃花影绰,从荫道只走来张才哥哥。


月光下两相见含情默默,妹投怀哥拥抱羞月云遮。


“两心相许天地鉴,无须多言来缠绵。”妙善思春,张才窃玉,二人就这样入云房,热情似火,急不可耐。张才他把兰衫脱,妙善顷刻赤裸裸,两人合欢来共枕,翻云覆雨多快活!


两情相悦恨时短,云雨过后郎口渴。妙善起床来端水,张才伸手忙接过。张才接过水一碗,一饮而尽惹大祸,得了冷淫把命送,两眼一瞪吐白沫。


这边吓坏释妙善:“哭喊一声张才哥,只说兄妹图快活,夜半幽会来交合,不想哥哥送了命,一声不吭见阎罗,剩下妙善薄命女,(苍天呀!)你叫奴家可咋着?”


万般她来无计奈,忙去禅房找师太。


静雲师太禅房坐,口口声念弥陀。闻听此事脸吓白:“罪过呀罪过!小妙善你不守清规惹下祸,平时为师怎教你,色即空,空即色。佛门本是清静地,你沾污佛门罪不赦!”


小妙善哭哭啼啼把话说:“叫师父您别发火,张郎是个短命鬼,人死庵内咱咋着?你叫妙善可咋活?叫师父快把主意拿,要打要罚搁后说。从今起妙善静心念弥陀,再也不敢把祸作,你说咋着就咋着!”


“也罢!气归气来说归说,是人都会来犯错,千错万错为师错,教导无方我自责。徒儿不要惊恐怕,趁未明咱把张才尸首挪,把他葬在佛像后,让佛祖超渡去极乐,从此此事就此了,可惜张才命短薄!阿弥陀佛!罪过呀罪过!”静雲师太又说道:“佛叹人生皆苦短,恍如白马过山涧,忘情忘我忘大千,修得正果难上难。小妙善,你造下的罪孽可不浅!”


就这样,短命的书生张才因贪图美色,瞒着新婚的妻子窦氏,夜半会妙善,得冷淫命断桃花庵,被静雲师太与他的情人葬在佛家后边,秘而不宣,酿成悬案。


从此,书生张才只说是三月三赶独树镇龙泉寺庙会走失,渺无音信。其妻窦氏思念丈夫整日幽幽寡欢,望眼欲穿,年纪轻轻熬起了活寡,人间平添了一个怨妇!


且说张才被静雲师徒匿尸于佛像后地下,妙善深深忏悔不该贪恋红尘,害了书生张才,自已也失了贞节。自此,万念俱焚的她,一心念佛,不敢出庵堂半步。


谁知上天将她捉弄,因她和张才一夜风流,竟让她这个佛门女怀上了张门的骨血,十月怀胎,添下一子,不敢留在庵堂,怕招惹是非。无奈何下,她忍痛将骨肉托给一个名叫王桑氏的老妇人抱出去送人,掩人耳目。


王桑氏是个讨饭的花子,外地人,背井离乡,无家可归,就借宿于桃花庵,毎日里帮庵堂干点杂活,混口饭吃。妙善添子是她接的生,妙善自不把她当作外人,叫她寻个好人家,将娇儿送走,这王桑氏满口答应,遂将婴儿用兰衫包好,趁庵堂内外无人,悄悄出庵。


王桑氏寻得独树镇上的一户官宦人家姓苏,乏子无后,正欲抱养,来继香烟。王桑氏把婴儿卖给了苏家,得银数两,有了钱,便不回桃花庵,在镇上租了门面,开了一间卖针线的小铺,聊以生计,来度光阴。


苏家买子后,视为掌上明珠,取名苏宝玉。
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不觉间十二年一过,这苏宝玉南学把书念,聪明活泼,浓眉大眼高鼻梁,长像酷似其父张才,人见人爱。


话说书生张才一去十二年渺无音讯, 窦氏女在独树过街楼前偶遇顽童苏宝玉,见他相貌酷似她的张才夫,便让丫环带他回家认为义子。借以慰她失夫无子孤独的心!


且说世间的事,真是“无巧不成书。”有一天,窦氏上大街买针线,在王桑氏店铺中发现有一件兰衫,细仔端详这正是其夫离家之时所穿兰衫。


“我夫君的衣服为什么在她这里?难道她知道张才夫的下落?”窦氏再三追问下,王桑氏才说出实情:张才于十二年前曾与桃花庵尼姑释妙善有私,并生一男,因庵中无法抚养,遂交于她,转卖给苏家。这兰衫是当年包孩子用的,我舍不得丢掉,故放了这十几年,这几天翻腾出来,觉得一个女人家留它也没有用,就洗涤洗涤想卖掉。至于张家官人现在何处,她不得而知,过去从未没听姑姑子说起过。


窦氏听罢,原来这张才夫背着她另寻新欢,屈了她苦等苦盼一十二年的思夫之情。


当窦氏听王桑氏说孩童苏宝玉就是张门之后,更是悲喜交加,为了澄清事实真象,窦氏桃花庵访尼。


在庵堂她与妙善诉说起和张才夫的生离死别之苦,想来打动释妙善那颗尘封多年的心,让她说出实情。


窦氏女哭啼啼言语哽塞,说起来奴思夫你细听在怀。九尽春回杏花开,我的张才相公!九尽春回杏花开,那鸿雁儿飞去紫燕儿来。蝴蝶儿双飞过墙外,想起来久别的奴夫张才。张才夫出门十余载,一十二载未曾回来。为奴夫在神前我挂过彩,为奴夫我许下了吃长斋。为奴夫在门外我算过卦,为奴夫在月下常徘徊。为奴夫庙内求神神不语,在那门外边算卦,卦卦带灾。奴好比梧桐凤良伴不在,奴又比那鸳鸯侣谁把俺拆?奴好比芙蓉镜掩了光彩,奴又比孤山鸾鸣声悲哀。为奴夫我懒把鲜花戴,为奴夫懒上梳妆台。为奴夫茶不思我饭也不爱,为奴夫我昼夜不眠常等待。张才夫他好比石沉大海,把他的生死存亡实实地难猜。窦氏女年长三十外,我跟前缺少儿婴孩。张才夫你若有好和歹,撇下我孤苦伶仃怎样安排?


窦氏女想当年痛苦流涕,佛门女心中愧泪眼迷离。跪在地妙善她连说对你不起,叫姐姐你听我细说详细。想当年年纪轻不知高低,一夜情闯大祸害人害已。害得俺贞洁丧触犯戒律,害得张才哥一命归西。俺只说葬佛堂天天相伴,念经文替超度免下地狱。岂料知张才哥家中有妻,妻贤良守贞节不离不弃,十二年盼丈夫早日回归。却不知夫君他魄散魂飞。俺二人行苟合遭人唾弃,名不正言不顺违被天理。亏对了姐姐你这贞节烈女。奴家我身有孕把那张门香烟传递。十月怀胎小娇儿他呱呱落地,姑姑子养婴孩实属不易,无奈何托人送出奴常泪滴。十二年不曾见娇儿的面,不知他可安好现在哪里?……


这二女为一夫,肝肠寸断;这二女为一夫,泪道不干。


窦氏女明事理深明大义,以德报怨不论谁是谁非。陈氏女为张家也有贡献,生娇儿传香烟功可不低。叫妙善来还俗姐妹相称,接府上同荣华良心不欺,了丈夫生前念自有道理。


桃花庵里桃花开,风流子釆花不复来。苏宝玉本是张门之后,人和文皆受赞胜父张才。大比年中状元荣归故里,敬养母认生母义母更爱。修父坟奠张才认祖归宗,小顶山桃花庵流传千载!


这正是: 唐朝书生名张才,采花命断划不来。


桃花庵堂今不在,留下一笔风流债。
1楼2016-02-23 15:58回复
回复贴:0